威胁长江水质的磷石膏与选矿水再利用 贵州磷化工转型升级

威胁长江水质的磷石膏与选矿水再利用 贵州磷化工转型升级
威胁长江水质的磷石膏与选矿水再利用,贵州磷化工转型升级 废渣不废 废水金贵(美丽中国·关注工业绿色转型(下))   核心阅读   长江经济带集中了我国大部分磷化工产能,不过,以往磷化工行业产生的污染,也给生态环境带来了沉重负担。   近年来,贵州推动磷化工行业转型升级,改进生产工艺,实现资源的梯级利用,减少污染的同时,提升了企业效益。   “再订30吨磷石膏抹灰砂浆!”最近,每隔一段时间,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的经销商向涛就会到福泉市建材产业园洽谈订单。   磷石膏是生产磷酸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渣。长江经济带集中了我国大部分磷化工产能,磷石膏堆积是导致长江部分河段水体总磷严重超标的原因之一。而现在通过深加工,把磷石膏变成建筑材料,这不仅缓解了污染问题,还能产生经济效益。   此前,生态环境部部署了长江“三磷”(磷矿、磷化工和磷石膏库)专项排查整治,贵州省是涉及的七省市之一。磷石膏的变废为宝,是贵州磷化工企业绿色转型的一个缩影。   以渣定产,磷石膏加工为建材   在福泉市瓮福新型磷石膏建材产业园内,伴随着车间机器的轰鸣声,长短不一的石膏条板,型号多样的石膏砌块,形态各异的石膏模具被生产出来。   该产业园紧邻瓮福马场坪化工园区磷石膏渣场,位于重安江上游。马场坪化工园区的磷石膏渣场已经使用了20年,目前磷石膏总量有4000万吨。磷石膏产生的酸性废液一旦泄漏,很容易造成重安江水质总磷含量超标,对长江流域的水质产生威胁。   记者了解到,大多数磷化工企业,每生产1吨磷酸产品会产生5吨左右的磷石膏。据统计,2018年,贵州产生的磷石膏总量就有1345万吨。   “最常见的处理方式就是堆存,但会占用大量土地资源,而且堆存产生的废液一旦泄漏,就会腐蚀土壤和岩层,加上贵州多喀斯特地貌,污染范围很难控制。”贵州省生态环境厅水生态环境处处长李斌坦言。   2018年初,贵州省原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制定了《贵州省磷化工转型升级方案》,鼓励和支持企业对传统磷化工生产工艺进行绿色化改造升级。2018年开始,贵州全面实施“以渣定产”,将企业消纳磷石膏情况与产品生产挂钩,实现产消平衡,倒逼企业加快磷石膏综合利用和绿色发展步伐。   瓮福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部副经理张天毅介绍,他们很早就开始琢磨磷石膏的利用问题,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后来看到普通石膏建材的广告,就想着天然石膏可以生产建材,不知道磷石膏行不行。经过反复试验,经过水洗、净化,用磷石膏加工成的建材并不比天然石膏差。”   目前,该建材产业园一年能消纳磷石膏接近200万吨。马场坪磷石膏渣场堆量虽然还在增加,但速度已经放缓,按计划,明年建材产业园可将当年产生的磷石膏全部消纳。随着建材产业园消纳能力提升,渣场的存量未来会逐渐减少。   截至9月底,贵州今年新增磷石膏945万吨,目前已综合利用401万吨。记者从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了解到,政府会继续鼓励有条件的磷化工企业,通过建设新型磷石膏建材产业园,实现磷石膏产品的集聚化、规模化、产业化,提高产品附加值。   减少丢弃,提高磷矿石使用率   在福泉市瓮福磷矿新龙坝选矿厂,一辆辆矿车不停地将磷矿石倒入大型装置内。厂长何德飞告诉记者,“以前只有五氧化二磷达到30%以上的高品位磷矿石才能运到车间加工,现在就连18%的低品位磷矿石都能加工,开采的矿石几乎都能充分利用。”   以往,采矿过程中大量丢弃废矿石,不仅造成资源浪费,还占用大量土地。以英坪矿为例,总储量有3000万吨,放在以前,有将近一半不能使用。除了末端治理,更要从源头减轻污染。提高磷矿石的使用率尤为关键。   何德飞的“魔法”都在选矿设备里:磷矿石进入大型装置后,没多久矿石变成了灰色粉末状,接着加入水、硫酸和选矿药剂,经过鼓气、搅拌等环节,矿石中的杂质自动附着在表层泡沫中,再用像滚筒一样的机器将泡沫剔除,剩下的就是达到生产标准的磷精矿。   “这就是浮选技术,别看流程很简单,最关键就是选矿药剂。”何德飞介绍,他们前后试验了3000多次,才成功配比出药剂。   药剂的问题解决了,水资源的循环利用问题又接踵而至。   “磷化工企业每年都会产生大量酸性废水,处理成本高,水的循环利用是走绿色转型之路必须要跨越的。”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杨颖说。   “选矿需要水和硫酸,废水也呈酸性,它们之间有没有替代的可能?”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紧紧抓住,何德飞与技术员们又进行了一系列试验,结果喜出望外。“废水经过处理,不仅选矿质量稳定,还不会产生沉淀物堵塞设备,结果表明方法是可行的。”   很快,选矿厂专门修建了输送酸性废水的管道,还建起了污水处理设施。选矿产生的废水经过处理后又能用来选矿,反复循环使用。   目前,选矿厂每年可消耗磷化工废水150万立方米,节约硫酸10万吨,选矿消耗的清水从之前的2.99立方米/吨降至0.46立方米/吨,如此,既节约了成本,又保护了环境。   吃干榨净,产品加工更精细   磷精矿能加工成多少种产品?   在瓮福化工公司产业园内,一个陈列架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上面摆满了大小相同、装满不同颜色液体的玻璃瓶。凑近细看,瓶子上都有详细的标注,包括化学元素成分、生产日期、主要用途……“这些都是我们新近研发的不同磷酸产品,价值最高的就是这种电子级磷酸。”副经理杨刚指着其中的一个玻璃瓶介绍,“它是高端的磷酸盐,可用于大规模集成电路、半导体制造。”   据了解,以前,磷肥是大部分磷化工企业的主打产品。不过,磷肥产品利润不高,生产过程不仅会产生大量磷石膏,排放的气体中氟、硫等元素含量很高。精细加工之后,废气废渣明显减少,还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相关负责人表示,绿色转型过程中,要鼓励企业调整产品结构,增强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由于磷矿石中还含有一定的碘、氟、硅等元素,为了实现综合利用,许多磷化工企业将注意力转向这些“边角料”。   在生产磷肥的过程中会产生氟硅酸,可以作为提取氟元素的来源。“依靠自主创新,我们建成了氟硅酸线路无水氟化氢装置,年产量达到8.5万吨,是目前所有产品中效益最好的。”贵州瓮福蓝天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红映说。   在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教授骆广生看来,只有不断创新技术,改变产品结构,实现资源的梯级利用,才能给企业打开新的发展空间。“不能简单追求规模效应,应该进行差异化生产,实现低质低用,高质高用,综合利用。”   万秀斌 苏 滨 【编辑:丁宝秀】

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三区”科技人才支持计划预算

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三区”科技人才支持计划预算
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三区”科技人才支持计划预算   本报北京11月26日电 (记者王观)记者获悉:财政部近日印发《关于提前下达2020年“三区”科技人才支持计划预算的通知》。   《通知》指出,为加快预算执行进度,提高预算编制的完整性,经研究,现提前下达有关省(区、市)“三区”科技人才支持计划预算,用于组织开展科技工作者选派和培养工作。收入列2020年政府收支分类科目1100208“结算补助收入”。   《通知》称,各地要按照规定落实地方应承担的经费,切实加强经费使用管理,做好此项工作组织实施。在安排使用经费时,要进一步向“三区三州”及“三区三州”之外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脱贫难度大的其他深度贫困地区倾斜。 【编辑:丁宝秀】

湖南展出百余张珍贵照片 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

湖南展出百余张珍贵照片 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
中新网长沙11月27日电(刘着之 杨华峰)一百多年前,湖南育群学会与美国耶鲁大学雅礼协会联合创办湘雅医院、雅礼中学;二战期间,湘籍外交官何凤山向数千名犹太人发放“生命签证”,助其转道上海前往美国等国家;美国飞虎队在湖南芷江援华抗战,飞行员罗伯特·厄普丘奇不幸牺牲。60年后,当他的家人辗转来华,才发现郴州桂东人民已几十年如一日为这位“无名英雄”祭扫悼念……   26日,湖南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图片展在长沙开幕。即日起至12月31日,百余张承载着湖南与美国人民心中共同回忆的历史照片将陆续走进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雅礼中学、湖南省图书馆和湘雅医院等地与观众见面。   “百闻不如一见,我们通过精彩纷呈的图片再叙中美友谊的‘湖南故事’,希望越来越多的美国朋友常来走走看看,见证湖南的发展活力和湖南人民的真诚友好。”湖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邱爱华介绍,近年来,湖南与美国在经贸、教育、科技、文化、旅游等合作成果丰硕,双方现有16对国际友好城市。 开幕式嘉宾参观图片展。 杨华峰 摄   “二战爆发后,我们结成同盟,携手抗击帝国主义。那段艰难岁月的回忆仍存于湖南。”致辞中,美国驻武汉总领事傅杰明从双方的历史友谊,谈到近年美国驻华大使访湘、益阳市博物馆与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合作、湘籍雕塑家为华盛顿国家广场创作马丁·路德·金雕像等一系列友好互动。他呼吁双方继续在人文、艺术、产品等方面加强交流。   活动首站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是中美医学合作的产物。中南大学副校长陈春阳介绍,创办于1914年的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湘雅医学院前身)是中国第一所中外合办的医学院,它推动了近代湖南乃至近代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发展,也为中美交流发展开辟了新路径。   此次图片展由湖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主办,中南大学承办。来自湖南省直相关部门和部分市州外事办及中南大学、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代表等200余人参加了开幕式。(完) 【编辑:苏亦瑜】

辽宁公布第二批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整治成果

辽宁公布第二批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整治成果
日前,辽宁省纪委监委机关会同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公安厅、生态环境厅、交通运输厅、水利厅、农业农村厅、市场监管局以及省通信管理局等部门,公布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第二批专项整治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工作成果。   保障群众“舌尖上的安全”,深入开展整治食品安全问题联合行动。严厉打击食品安全犯罪,坚决取缔“黑工厂”“黑作坊”“黑窝点”。专项整治开展以来,全省侦破食药品犯罪案件383起、端掉窝点127个、打掉犯罪团伙41个、抓获犯罪嫌疑人583名,涉案价值7.1亿元。在全国发起涉及食药品类案件线索协查18起,位居全国第1位。实施保健食品行业专项清理整治,严肃查处保健食品虚假宣传和违规销售问题。专项整治开展以来,全省共检查生产经营主体近3.8万家次,责令整改71起,查处违法问题356个,涉及金额55万元,其中,查处保健食品标签问题35个,虚假违法保健食品广告27个,保健食品虚假宣传问题13个,传销和非法直销问题265个,保健食品非法添加问题16个。从严整治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重点解决蔬菜、禽蛋、猪肉、水产品质量安全和农药、兽药添加禁用成分问题。专项整治开展以来,全省各地共检查生产经营主体3.1万家次,查处生猪私屠滥宰、农药兽药隐性添加和农产品药残超标等问题177起,责令整改199起,销毁假劣农药兽药392.6公斤。   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问题,坚决纠正生态环境保护平时不作为、急时“一刀切”问题,坚决纠正河湖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突出问题。全省各地区、各部门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在专项整治阶段交办的15件问题建立了工作台账,目前,已办结4件,预计11月底前,将全部取得可检验、可评判、可感知的成效。从今年9月份开始,坚持每月每市至少抽查10件以上环保问题。目前已抽查280余件,下达督办函50份,切实推动解决了一批水体黑臭、污水直排、异味扰民、破坏林地等群众身边的生态破坏问题。专项整治阶段,全省共破获非法采矿案7起,采取强制措施9人;破获污染河道环境案件3起,采取强制措施7人;查处非法采砂行政案件24起,行政处罚19人,罚款39.6万元。侵占河湖、阻碍行洪、破坏河势稳定的行为得到有效遏制,有效解决了一批群众关注的“老大难”问题。   解决农村生活供水工程、宽带网络和农村公路等正常使用及日常维护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开展以来,全省共落实、分解、下达资金6.4亿元,重点解决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0028人的饮水安全问题,及21.66万人水质不达标问题。在供水工程建设中,受益总人口达141.33万人。加大农村电信运维保障资源投入,成果明显。全省农村网络故障申告平均处理时间10小时,安装迁移设备处理时长平均在14小时以内,均明显优于历史平均值。截止目前,全省应对火灾、龙卷风、台风等自然灾害,出动保障人员9424人次,抢修恢复受损基站2621站次、光缆74公里。完成农村公路“畅返不畅”整治里程超329公里,解决3个镇、82个村庄出行不便问题,把“烦心路”变为群众“连心路”。   辽宁省纪委监委机关将会同专项整治各参与单位,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不断推动专项整治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工作落地见效,真刀真枪解决问题,以实际成效继续回应群众关切。 【编辑:姜雨薇】

中国农科院“新30条”推动科研队伍建设 不看“帽子”看本事

中国农科院“新30条”推动科研队伍建设 不看“帽子”看本事
引育人才,不看“帽子”看本事(解码·研发投入如何告别“重物轻人”) 中国农科院“新30条”推动科研队伍建设   核心阅读   坚持引育并举,对“有帽子”与“没帽子”的人才同等对待,加大对支撑、转化英才的培养力度,推动科研队伍年轻化……中国农业科学院确立人才强院战略以来,多措并举,化解昔日人才梯队“断档”之危,稳定了高层次人才队伍,还促进了人才的成长。如今,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环境正加速形成,科研人员创新、创造、创业的活力愈加充沛。   “全院稳定保障1000名左右的青年人才,使其薪酬水平与所在地经济、物价水平保持合理关系”“拿出3000万元经费,向30名左右没有‘帽子’、科技创新业绩突出的人才兑现科研经费和岗位补助”……   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第三次人才工作会上,一份被称为“新30条”的推进人才队伍建设的文件出炉,让院里不少科研人员有了新期待。   优化环境,提供稳定经费保障   中国农科院成立60多年来,在杂交水稻、禽流感疫苗研制等领域取得了许多重大科技成果,也培养了一大批农业科技人才。但由于内部人才潜力挖掘不够、外部竞争激烈,人才梯队一度面临“断档”。   2017年,中国农科院召开了建院以来首次人才工作会,确立了人才强院战略,同时出台了30项强化人才队伍建设的改革措施,被称为“30条”。几乎同时启动的“青年人才工程”,是该院人才战略的有力实践,两年来为“农科英才”提供科研工作经费3.6亿元。经费的稳定保障,使人才的成长环境不断优化,科研成果的数量、质量齐升。   对此,中国农科院蜜蜂研究所研究员吴黎明深有感触。蜂学研究对于农业发展至关重要,但作为一个弱势学科,在项目制主导的科研经费投入机制下,很难争取到重大课题的支持。经费有限,吴黎明团队只好分别向不同部门争取经费,但由于不同部门的申请要求、研究方向不一致,他们的研究也变得“零敲碎打”。   “有了科研经费、人才政策的稳定支持后,我们的研究才逐步走入正轨。”2018年初,吴黎明牵头完成的“优质蜂产品安全生产加工及质量控制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这是蜜蜂研究所时隔25年再获国家级奖项。“以前我们有多少钱才干多少事。现在经费投入更加重视人才本身,做研究可以更专注了。”吴黎明说:“更重要的是,团队内部因此凝住了神、静下了心,人才的成长也加快了。”   在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王桂荣看来,经费投入向人才倾斜,受益的不仅是科研人员,还有研究生和科研辅助人员。尤其是对于植物保护这类公益性较强的学科来说,以前一个课题里通常只有15%的经费可以支付学生补贴,王桂荣经常为此发愁,“现在经费支配更加灵活,只要预算合理,学生或科研辅助人员的工资比例有时可以超过50%,他们的积极性也都提高了。”王桂荣说。   两年来,中国农科院大力实施人才支持政策,建立起高端引领、重点支持的人才发展机制,吸引、凝聚和培育高层次科研人才,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良性竞争,确立人才培养新导向   构建科技创新的全链条,需要各类人才的支撑。坚持引育并举,对“有帽子”与“没帽子”的人才同等对待,加大对支撑、转化英才的培养力度,是近年来中国农科院人才培养的新导向。   周文彬1年前被引进农科院时,就没有“帽子”。“我暂时没有获得国家人才计划的支持,但也进入了院里的青年英才梯队。”如今,周文彬是作物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牵头组织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项目总经费达1.08亿元。   人才引进来了,但难免“水土不服”,如何尽快融入团队、开展研究?“不少刚回国的科研人员很难一下子就拿到项目,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这个阶段的支持就显得十分重要。”中国农科院人事局相关负责人解释道。近两年,中国农科院从美国康奈尔大学、德国马普学会等全职引进了60多名优秀人才。   2017年初,童红宁任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当年8月就入选了领军人才B类计划,很快建起了自己的实验室,不到1年又获得了“国家优青”资助。“不少项目都允许自由申请,在5年的特殊支持期内,还可以根据工作需要统筹安排预算,给了我们更多探索和成长的空间。”童红宁说。   对自有人才的培养,中国农科院同样重视。“不管是引进人才还是本土人才,只要有本事,都会重点关注和支持。”中国农科院人事局相关负责人说:“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招来女婿气走儿子’的问题,让大家在良性竞争中成长。”   中国农科院还加大对支撑、转化英才的培养力度。小到田间作业、实验动物饲养,大到大科学装置操控维护、科研成果转化和推广,都离不开这类人才。在吴黎明看来,蜂学研究就离不开养蜂员的付出:“蜜蜂该喂的试验素材要喂进去,该取的样品得取回来。对农业科技来说,田间地头劳作的也是人才。”   因人施策,阶梯式培养“传帮带”   “人才强院战略实施以来,不但稳定了高层次人才队伍,还促进了人才成长。”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唐华俊院士介绍说,近年来,中国农科院注重人才阶梯式培养。   “人才成长有规律,要让经费支持与其规律‘合拍’,才能发挥乘数效应。”中国农科院人事局相关负责人谈起心得,“人才在成长的不同阶段,需求也是不一样的,要因时制宜、因人施策,为科研人员积极创造条件、优化成长环境。”   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年满58周岁的,将不再担任首席职务;年满55周岁的,需配备执行首席,为接任首席做好准备……“新30条”中,推进人才队伍“年轻化”是一个鲜明特色。其中,“建立荣誉首席——首席——执行首席接续机制”和“开辟职称晋升优先通道”,实现了领军人才“能上能下、新老共进”。王桂荣认为,通过经费、政策上的倾斜来促进青年科学家的成长,不仅能够保证相关研究的连贯性、一致性,也能发挥“传帮带”作用,避免人才“断层”。   “农科院要在大力推进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年轻化、强化科研领军型人才队伍建设、健全人才培养特殊支持政策、完善人才激励保障机制、优化干部人才成长环境等方面出实招、谋实效,努力营造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创新环境,充分激发各类人才的创新创造创业活力。”唐华俊说。   谷业凯 蒋建科 【编辑:丁宝秀】